净空楞严经译文

楞严经全文网

我们今天学经学什么?国内有个同学写了一封信,我昨天看到了,邀请我讲《楞严经》。三十六年前,1977年,我第一次到香港就是讲《楞严》,《楞严》是我年轻时候主修的一部经典,我好像讲过七遍。以后讲《华严》,讲过《法华经》大意,我记得好像留有六十个光碟,《法华经》大意,《华严经》留下的光碟四千多个小时。八十五岁开始,把《华严经》停了,专讲《无量寿》,为什么?那些大经佛说得好,我们没有办法依照那个经修行。那个是要断烦恼的,烦恼不断,境界不能提升,最低的程度也要破八十八品见惑,才能证得小乘须陀洹、大乘初信菩萨,你试试看,你能不能做得到?证得这果位,不错了,是圣人了,转凡成圣了,没出六道轮回,在六道轮回里头还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,为什么?天上、人间七次往返。证得初信位的菩萨,寿命终了,他升天,天上寿命终了的时候,他又到人间来,他就这两道,其他道他都不去。天上、人间七次往返,他证阿罗汉果,无论有没有佛出世,他都会成就。有佛出世,他是声闻;没有佛出世,他是独觉,他都会成就。天上寿命长,人间寿命短,天上、人间七次往来,才搞个阿罗汉,没有这个法门好;这个法门,我们这一生往生,就是阿惟越致菩萨了。聪明人要会算账,一个人要从《楞严》、《华严》、《法华》修到阿惟越致,不是一生能做到的。“三昧水忏”,我们看到悟达国师,十世高僧,修得不错了,每一次死了又到人间来,到人间来还接着修,十世啊!修到什么地位?修到国师,皇上的老师,十世!达到这个地位,不简单,还没有离开人道;往生到极乐世界,他早就成佛了,《华严经》上“妙觉如来”,我相信决定证得了。十世要几百年,几百年的时间在极乐世界,哪有不成佛的道理!所以我把其他的经教通通放下了。

我过去讲的《楞严经》,在台湾,那个时候邬余庆居士保留一套完整的录音带,那是圆盘的录音带,打听打听,不知道他是不是还继续保存。邬老居士往生很多年了,他的年岁比我大。那个时候的机器很笨重,像一个旅行箱子一样,每一天来听经,带来带去,我看到他很辛苦,录下来了,他录得最完整。如果这份资料还在,可以做参考,当年我学习是很下功夫。现在不说了,现在一部《无量寿经》、一句阿弥陀佛,我什么都不想,我就想往生极乐世界亲近阿弥陀佛。莲池大师到晚年收心了,《竹窗随笔》里头有记载,放下之后说,“三藏十二部,让给别人悟”,我不搞这个了;“八万四千行,饶于他人行”,我就专念弥陀、专修净土。祖师留下的榜样,我们跟着他的路走。

莲池、蕅益、印光大师都给我们做出最佳的榜样。第一个,要认识自己,自己是什么样的根性,这个要知道。第二个,要认识法门。早年年轻,三十年,那叫参学。什么法门都涉猎,最后选择净土宗、选择持名念佛,选择夏莲居老居士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,专修专弘、自利利他,“一门深入,长时熏修”,不再搞别的了。

那么诸位想学《楞严经》,我赞成,我听到非常欢喜;找我讲,我现在没有时间,“一门深入,长时熏修”。真正年轻人在《楞严》上下功夫,行!《楞严》从哪里入门?我过去学习的是接受李炳南老居士的教导,从圆瑛法师的《讲义》下手。圆瑛法师是近代人,他的《讲义》文字浅显,古德注疏比较深,由浅而深;民国孙仲霞居士的《直解》也写得很好,可以做参考,这是当时老师教导我的。《楞严经》的古注,《卍字续藏》里头有四十多种,非常丰富,可见得古人在这部经上下的功夫,留下这成绩,这些东西可以做参考资料。圆瑛法师在晚年住在上海,办了一个“楞严专宗学院”。老法师一生著作很多,但是最好的,可以说是他晚年的东西、最后的东西,他一生的精华就是《楞严》、跟《圆觉》。他的《圆觉经讲义》是最后一部著作,一生修学的成就都在这两部书上,《楞严经讲义》、《圆觉经讲义》。如果有这个基础,再看古人的注解。古人注解,旧的注解是以《长水疏》为代表,新的注解是以明朝交光法师的《正脉》。《正脉》的序文上写得很好,交光法师寿命到了,阿弥陀佛接引他到极乐世界去,他见到佛了,向佛告假,看到《楞严经》古注远离了《楞严》的宗旨,因为古注都依《长水》,《长水》完全用天台的“三止三观”,来解释《楞严》上“奢摩他”、“三摩”、“禅那”,古来都是走这条路子的,所以学《楞严》的人都知道。交光大师认为,《楞严》佛所说的这个“奢摩他”、“三摩”、“禅那”,不是天台宗教义,天台宗说得浅,为什么?他没能“转识成智”,依旧用的“八识五十一心所”。而《楞严经》上讲的“舍识用根”,他就凭这句话。“舍识用根”,那不能应妄想、分别、执着,要用根中的自性,用“见性”见一切法,用“闻性”闻一切音声,这交光大师提出来的。这个跟《楞严》宗旨完全相应,但是没有人能做到。眼见性、见色尘,那就不叫“色尘”了,他见性了,见“色性”了,为什么?见得清清楚楚,没有起心动念,没有分别执着,才叫见性;耳听声音,他听的是“闻性”,这就是明心见性了。说得一点都不错,没人能做到,反而学《长水疏》的行,他们用心意识,我们可以做到。所以古注解得浅,交光大师《正脉疏》里头解得深,那是法身菩萨的境界,不是凡夫境界。这两种都可以参考。

那么圆瑛法师也是念佛往生的,记住这一句话,他“教宗《楞严》,行在弥陀”,跟周止菴、江味农居士,周止安、江味农都是搞《般若经》的。江味农居士一生搞《金刚经》,写了一部《金刚经讲义》,那是《金刚经》的权威,我过去讲《金刚经》,就参考他的讲义。讲义太丰富了,时间太长了,我把它节录了,我有个节本,江味农居士《金刚经讲义》的节本,重要的地方,我讲这个,其他的我都放弃了,我是依我那个节本讲的,好像讲了两百八十个小时。那么这个讲义,现在在网络上都有流通的。周止菴居士一生搞《心经》,都了不起,“一门深入,长时熏修”。周止菴用四十年,江味农居士也是用四十年,四十年专稿一部经,权威!今天要学《心经》,那就是这个周止菴的,权威的注解,叫《诠注》。学《金刚经》,《讲义》是权威注解,他把古今关于《金刚经》讲演的资料,他通通看过。两个在家居士!佛法无论出家、在家,要想成就得“一门深入”,不能搞杂了、不能搞多了。我的毛病就是搞杂了、搞多了。这个杂跟多,那不是我自己意思,受环境的影响,常年在国外讲经,人家请我讲什么经,我就得讲什么经,自己不能做主,得要让听众生欢喜心。

我在台中学经是没出家之前,跟李老师十五个月,一年三个月,我学了十三部经。这十三部经里面,最喜欢的,这老师也看到了,《阿弥陀经》、《普贤行愿品》、《金刚经》,我在这三部经上奠的基础。以后出家,回到台中跟李老师学《楞严》,《楞严经》学了三年,老师在台中讲一遍,我也讲一遍,他是星期三讲经,听众有四百多人;我是星期四晚上复讲,听众六个人,是同学。六个同学,我们在一起学习,十年如一日,每个星期做一次复讲。

以上就是净空楞严经译文了,我们修行的时候可以多看看这些讲解,这些东西是能够帮助我们很快的去理解和修行经文的,能够让我们知道楞严经讲什么,能够让我们更好的去修行的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